欢迎来到趣看小说吧,趣看小说吧每天最快更新!请记住趣看小说吧网址(qkxs8.com)
趣看小说网 > 武侠仙侠 > 谁来咬狗 > 谁来咬狗 第一百壹十三章想要吹吹风
  牛老狗走进马瞥敬,看了看他身上绑着的绳子,开口道:“马先生,我看你身上绑着的这绳子,绝对是翠香这娘们绑的,因为这手法看起来挺熟悉,她的这种绑法要想解开,也非常简单,就是需要用另外的绳子在原绳子上再绑一道!”

  谢翠香嚷嚷道:“老爷,你诬赖我!”

  “诬赖个屁,等我给马先生松完绑再好好收拾你!”牛老狗呵斥。

  谢翠香不忿道:“东风吹,战鼓擂,老娘推车谁怕谁!老爷,不知到时谁收拾谁!”

  “老牛哥,你别尽顾着和女人瞎扯蛋,你赶紧快给松绑啊!”马瞥敬语气急切。

  “好的,马先生,这女人就欠收拾,稍安勿躁,我马上帮你松绑!”牛老狗温言安慰,并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根金黄的绳子,开始捆绑马瞥敬,边捆绑边道:“马先生,忍住,等我先捆绑完再解开,然后你身上之前绑上的绳子就会跟着松开了!”

  “老爷,你这什么奇葩招数,不仅不帮马先生解绑,还咋就把他又给绑了一道呢?”二狗蛋眨巴着眼睛,面露惊异之色。

  牛老狗气得回头瞪了他一眼,忍住胸中的怒气道:“狗奴才,你懂个毛,我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!”

  “老爷,我懂个毛总比你毛都不懂强,恕我直言,你这绑上加绑的方法实在是太稀奇它爹古怪得很!我觉得你不是傻了,就是疯了!”二狗蛋想起牛老狗先前把自己好心当做驴肝肺,不问三不问四,给了自己一板砖的事,颇是记仇的怼道。

  “滚,毬事不懂,皮脬脸肿!”牛老狗怒吼。

  二狗蛋悻悻闭口。

  牛老狗将手中捆绑的金黄绳子,最后一道工序,打成特殊的死结,嘴里说道:“马先生,我开始松绑了哦!”

  “好的,老牛--!”马瞥敬话还没说完,牛老狗忽猛然掀开他头上的马桶,然后速退半丈。

  马瞥敬,头颅低垂,幽幽吐出没说完的最后一个字:“--哥!”

  “哈哈哈,妖孽,别装了,抬起头来吧!”牛老狗大笑而喝。

  二狗蛋诧异对谢翠香说:“香夫人,咋家老爷这确乎是发疯了吗?”

  谢翠香着急道:“我看八九不离十,咱俩赶紧将他按住,请个良医给他治疗治疗!”说完,冲二狗蛋使了一个眼色,二人冲过去,左右架着牛老狗。

  牛老狗使劲挣扎,火冒三丈道:“你俩干什么玩意儿,妖孽在前,还有心思折腾老子!”

  谢翠香劝言:“老爷,这有病就得早点治,否则后患无穷啊!”

  “就是,老爷,俗话说良药苦口利于病,忠言逆耳利于行,你---”二狗蛋话还没接近尾声,忽然,低垂着头颅的马瞥敬,忽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“桀桀桀---!”

  二狗蛋和谢翠香吓了一大跳,松开牛老狗。

  “桀桀桀---!”

  马瞥敬仍旧低垂着头颅,嘴里不断发出恐怖的笑声。

  “这马先生,八层是被老爷给传染出毛病来了!香夫人,你看着老爷一点,我去将马先生松绑弄过来!”二狗蛋边说边迈步走向马瞥敬。

  牛老狗急眼道:“狗奴才,你不要命啦,赶紧退后!”

  “老爷,您没事把人家马先生都绑出神经病来了,这屁股我不帮你擦,谁帮你擦,这回你休得再阻止我了!”二狗蛋就像一头犟驴。

  牛老狗气得直翻白眼,最后干脆懒得废话,扔出骚娘们,直接一板砖将二狗蛋劈趴地上,哼唧不已。

  “老爷,你这是疯魔得六亲不认了吗?不行,我得先把你夹住!”谢翠香大惊失色,张开大腿,伸手就来抓牛老狗的头发。

  牛老狗慌忙躲闪,恼怒扬起手中板砖,叱道:“停,疯婆子,你再动手动脚的,休怪我劈死你啊!”

  谢翠香不为所动,并招呼从地上爬起来的二狗蛋帮忙,二人形成左右夹攻之势,将气急败坏的牛老狗包围住。

  “桀桀桀---!你们通通都给我纳命来吧!”

  马瞥敬的声音忽变得无比粗旷,阴嗖嗖的响起。

  二狗蛋和谢翠香不由自主回身一看,只见马瞥敬脑袋高昂,脸色惨败,眼球凸露,两眼红光闪烁,样子确乎已不是人,顿时惊魂出窍,双双闪躲在牛老狗身后。

  “两个尽瞎捣乱的玩意儿,这回知道我正确了吧?”牛老狗斥责。

  谢翠香佩服道:“老爷永远都是裤裆里放鞭炮,无比震雀!”

  “翠香,你总是满口的污言秽语,必须得加强文化学习了,否则以后保证嫁不出去!”牛老狗大摇其头。

  谢翠香幽怨道:“还嫁个铲铲,老娘这一生都被你误了!”

  “桀桀桀,尔等死到临头,还有心思相互调侃,简直不知所谓!”马瞥敬见自己被忽略,非常不满的冷笑道。

  牛老狗笑道:“哈哈哈,妖孽,死到临头的应该是你才对,有本事你动一下试试!”

  马瞥敬闻言,开始扭动身躯,却发现身体居然动弹不得,不由怒道:“老东西,你到底对我干了些什么?”

  “妖孽,任凭你精似鬼,也要喝老子的洗脚水,你最好快离开马先生的身体,否则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牛老狗得意。

  马瞥敬面目狰狞,拼命挣扎,但仍旧无所作为。

  原来,牛老狗的这根金黄绳子可不是一般的普通绳子,而是有来历的。这绳子的来历还得从牛老狗的祖爷爷牛扒叉说起。

  那年,牛扒叉去海外购买一批重要物资,返回的途中,大船忽被大风吹到一座孤岛前搁浅了。

  牛扒叉令当时的牛府大管家,二狗蛋的祖爷爷二麻蛋,驾着备用的小木船,带人前去茫茫大海中,寻找路过的大船前来帮忙拖船,自己则带着大部分人留守大船。

  黑夜来临,午夜时分,大船上所有的人都沉沉入睡了,牛扒叉睡梦中,不小心尿了一床,开始失眠,于是便来到大船甲板上面,想要吹吹风。

  牛扒叉站在甲板上极目远眺,看到海平面上一轮酷似明月的圆盘,从云雾中忽然闪现出来,挂在哪里,发出耀眼的光芒。

  牛扒叉诗兴大发,昂首挺胸,悠然吟道:

  “船前明月光,众人睡得香。

  老牛睡不着,皆因有尿裤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