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趣看小说吧,趣看小说吧每天最快更新!请记住趣看小说吧网址(qkxs8.com)
趣看小说网 > 武侠仙侠 > 苍穹九变 > 苍穹九变 第三百十七章 打造妖孽级天才
  

  也即是说,两仪微尘大阵的品级至少在七品之上,此山‘门’禁制大阵笼罩千里方圆,若有人‘欲’强行闯入,必遭禁制大阵的狂猛反击,纵是元婴大修也没有哪个敢言强行闯过此禁制,这里的元婴大修包括了元婴初期与元婴中期两大层级,由此可见这“两仪微尘大阵”的犀利之处。。更多最新章节访问:.。

  再举那无极魔宗的山‘门’禁制大阵为例,据传乃是由万余载前无极魔宗内一位元婴后期大修耗费百年光‘阴’所布,名曰“魔贯光杀炮阵”,期间耗用了数之不尽的天材地宝,尽揽起源十二峰。

  千余载前,曾有三名元婴初期大修士联手‘欲’破此“魔贯光杀炮阵”,最后的结果却是两伤一死,而无极魔宗付出的代价仅仅只是损毁了禁制大阵不起眼的一角,至此后,纵然对无极魔宗这个邪修宗派看不顺眼的修士极多,也没有谁人胆敢尝试攻袭其宗‘门’驻地了。

  至于灵符宗这个所谓的山‘门’大阵,却是极尽简陋之作,虽然苏阳对阵法之道通晓的并不多,但只是纯粹凭借神识探查一番,就已可以下结论,只要自己出手,仅仅只需要十息时间,即可将此山‘门’禁制砸得粉碎无存。

  宋暖‘玉’打出入阵决印,将苏阳引入山‘门’时,亦是瞧见苏阳略显疑‘惑’的神情,以其七巧玲珑之心,只是顷刻间,就已想明白了原委,不由轻叹一声,悠悠道:“这山‘门’禁制乃是多年前由我娘亲布下的,其实她那时已是四品阵法师了,只要有足够多的资源,以娘亲的智慧手段,至多耗费些时间,甚至可以布下一座接近五品的禁制大阵,足以抵御半步元婴期修士的强行闯入..”

  苏阳怜惜的拉过宋暖‘玉’的小手,接着道:“我明白了,此间修真资源贫瘠,你们宗‘门’拿不出足够布置高品级禁制大阵的资源。”

  说到此,苏阳顿了顿,目光中透着温柔,凝视着宋暖‘玉’道:“不过很快这些都会成为过去的,相信我,有我这个客卿长老在,有你这位掌教在,灵符宗必将重回巅峰。”

  宋暖‘玉’没有立刻回应,而是重重‘吻’了上来,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油然而生,好像只要有苏阳在她身边,这个世上将再也没有难题似的。

  就在他们二人忘我拥‘吻’的当口儿,一个不合时宜的稚嫩童声在旁响了起来。

  “你们是什么人,为何闯入我灵符宗驻地?”

  苏阳与宋暖‘玉’朝前看去,不远处的石阶上站着一名眉清目秀的童子,一袭青衣道袍,不过七八岁的模样,正瞪着一对黑亮的大眼珠子,警惕的看着他们reads;。

  宋暖‘玉’饶有兴趣道:“小孩,你应该是近些年才入宗的吧,不知道我是谁也正常,引你入宗的是谁?”

  兴许是宋暖‘玉’那绝美容颜与温和的语气起到了一定作用,这童子的警惕之意稍降,歪着脑袋沉‘吟’半晌才道:“我师父是青木道长,去年从陈家集被师父领回来的。”

  “青木师叔居然也收徒弟了,啧啧,真是稀奇!”

  宋暖‘玉’闻言先是一愣,旋而释出神识在那童子身上转了一圈,发现童子年纪虽幼,居然已有炼气后期巅峰境之修为,以其如此年纪有此修为,即便放眼三大宗内也是不多见的。

  宋暖‘玉’不由开心笑道:“真是个难得的好苗子,难怪连青木师叔这么个终年累月沉‘迷’于符篆之道的符痴都都不嫌给自己添麻烦,收了你做弟子。”

  “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你认识我师父?”

  童子见宋暖‘玉’对自家师父的描述准确无误,当即彻底放下了警戒心,‘露’出两个漂亮的酒窝,以其稚嫩可爱的童音道:“我在家中排行老八,父亲给我取的名字就叫陈八,后来师父带我来到了这里,给我取了个新名字,叫陈万符。”

  “陈万符,这个名字不错。(小说网 ianHuaTang 提供Tt免费下载)”

  宋暖‘玉’显然对这个天赋绝佳的小童十分喜爱,随手从储物戒中‘摸’出一件筑基期可用的飞剑法宝道:“这个就算是给你的见面礼了,一定要勤加修炼哦。”

  陈万符被青木道长领回灵符宗不过一年多,以灵符宗如今穷困潦倒的境况,纵然他有着极其惊人的修炼天赋,也从来没得到过什么法宝赐下,青木能够不断供给他修炼所用的道丹与灵石就已很不容易了,何谈有旁的东西给他reads;。

  这虽然不是陈万符头一回见到飞剑法宝,但绝对是第一次有人送给他如此珍贵的宝物。

  没错,于他而言,甚至对灵符宗内绝大多数的筑基期修士而言,这柄飞剑法宝就是他们眼中的至宝。

  接过宋暖‘玉’递来的飞剑,陈万符一张小脸兴奋的通红,偷眼瞄着苏阳与宋暖‘玉’,喃喃道:“漂亮姐姐,这个真的是给我的吗?”

  陈万符曾经见过自己师父祭用过飞剑,那种御剑的场面让他羡慕不已,即便到了此刻,他都无法相信自己就这么轻而易举得获了飞剑。

  许是瞧出了些什么,宋暖‘玉’不觉心中微酸,竭力展现出笑容,柔声道:“这十年是我这个掌教不负责任,弃宗而走,现在我回来了,与我夫君一同回来了,灵符宗会越来越好的。”

  陈万符显然年纪尚幼,听不明白宋暖‘玉’所言,但苏阳却是心中有感,目光聚焦在陈万符身上,嘴角泛起一抹浅笑,走前两步,来到了陈万符身侧。

  “万符,此飞剑法宝需要筑基期修为方可驾驭,你还没有这份本事吧。”

  陈万符认真的点头道:“师父说了,如果有足够修炼的资源,其实我在半年前,就应能进阶筑基初期了,就算资源不足,师父也说了,最多两年,我一定可以步入筑基初期的。”

  苏阳笑道:“我有办法让你立刻就能驾驭这把飞剑,并且不会对你将来的修行有丝毫影响,你可愿意一试?”

  陈万符眨巴着灵光四溢的大眼睛,紧紧捏着手中三寸长短的飞剑法宝,用力点头道:“愿意。”

  “好!”

  苏阳轻道一声,也不多话,一手搭上了陈万符的脉‘门’,苍穹真元力源源不绝的涌入其百脉之中。

  同一时间,苏阳另一手取出颗“飞黄丹”送入后者口中,嘱其炼化‘药’力。

  早在半步金丹境时,苏阳就曾多次凭借苍穹真元力的玄妙助他人突破瓶颈,筑基功成,如今他已凝结拔山雷云金丹,一身修为不知较过去强大了多少倍,更身怀诸多过去不曾有的神妙道丹,要助他人自炼气后期巅峰境突破至筑基初期,简直不费吹灰之力reads;。

  如此手段,其实金丹期及以上修为的修士都可做到,但却因有拔苗助长的可能,导致“受益者”在将来的修真之途中进步缓慢,是以,除非被施为者是存了毕生再无寸进的念头,轻易都不会愿意接受这种助力的。

  但苏阳因为身怀苍穹真元力的关系,一旦配合道丹助他人突破瓶颈,其效果与其自身修炼突破完全无差,甚至受益更大。

  譬如此刻的陈万符,只觉四肢百骸充盈着前所未有的力量,一道道纯粹无暇的灵气不断洗涤冲刷着自身百脉。

  及到后来,苏阳甚至渡入一道蕴有拔山雷霆金丹气息的本源之力,为其奠定丹基之根本。

  一名八岁小童,紫府丹田筑成蕴有雷霆之力的丹基,这要是传出去,那绝对是让三大宗都要抢着收入宗‘门’的修炼天才了,假以时日,指不定就有机会成为同阶无敌的妖孽级天才。

  宋暖‘玉’一开始虽有心阻止,但她旋而想到苏阳不可能不知若经由外力相助突破,会导致被施为者毕生再难寸进的事情。

  “自家夫君一定暗藏着什么玄妙,才起了成全这小童的心思,又怎可能害他毕生修为止于此境。”

  随着陈万符筑成丹基的那一刻,其身周自然而然的流转出一丝丝雷霆气息,虽远远无法与拥有拔山雷霆金丹的苏阳相较,但也是极其惊人的一种异象了。

  眼见此景,宋暖‘玉’不禁目‘露’惊喜之‘色’,蕴有雷霆气息的丹基,那可是万里无一的异种丹基,放眼如今南玄州内的筑基期妖孽级天才,哪个不是异种丹基,甚至可以不嫌武断的说一句,荣膺妖孽级天才称号者,几乎全都有着与众不同之处,异种丹基就是其一。

  “苏阳,他这是..”

  宋暖‘玉’见苏阳收手掠回自己身边,陈万符则是就地跌坐于地巩固丹基,不禁欣喜问道。

  “放心,但凡经我之手踏足筑基期的,不会对他将来的修炼道路有任何影响reads;。”

  对于苍穹真元力在这方面的独一无二,苏阳有着绝对的自信。

  “那他身上的雷霆气息呢?”

  “且算是我这个客卿长老送给他的见面礼吧,赠了他一道拔山雷云金丹的本源之力。”

  苏阳轻描淡写的说罢,拥着宋暖‘玉’,淡淡笑道:“这小娃娃资质不俗,看来我们灵符宗很快就能涌现出一个拥有妖孽级天才称号的弟子了。”

  宋暖‘玉’半信半疑道:“妖孽级天才的称号可不是那么好得的,虽然仗你强助,令他筑得异种丹基,那也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呢。”

  “这有何难,大把资源丢下去,我就不相信这小娃娃成不了。”

  苏阳得了黑魂老祖的储物戒,虽然还没有仔细清点过,但只是粗略一窥,已然震惊不已,元婴大修的家底之丰厚,简直令人骇然。

  即便以苏阳一直以来的相对富有,也不得不承认,与黑魂老祖的家底相较,自己根本就是个连衣服都穿不起的穷光蛋。

  也即是说,两仪微尘大阵的品级至少在七品之上,此山‘门’禁制大阵笼罩千里方圆,若有人‘欲’强行闯入,必遭禁制大阵的狂猛反击,纵是元婴大修也没有哪个敢言强行闯过此禁制,这里的元婴大修包括了元婴初期与元婴中期两大层级,由此可见这“两仪微尘大阵”的犀利之处。

  再举那无极魔宗的山‘门’禁制大阵为例,据传乃是由万余载前无极魔宗内一位元婴后期大修耗费百年光‘阴’所布,名曰“魔贯光杀炮阵”,期间耗用了数之不尽的天材地宝,尽揽起源十二峰。

  千余载前,曾有三名元婴初期大修士联手‘欲’破此“魔贯光杀炮阵”,最后的结果却是两伤一死,而无极魔宗付出的代价仅仅只是损毁了禁制大阵不起眼的一角,至此后,纵然对无极魔宗这个邪修宗派看不顺眼的修士极多,也没有谁人胆敢尝试攻袭其宗‘门’驻地了。

  至于灵符宗这个所谓的山‘门’大阵,却是极尽简陋之作,虽然苏阳对阵法之道通晓的并不多,但只是纯粹凭借神识探查一番,就已可以下结论,只要自己出手,仅仅只需要十息时间,即可将此山‘门’禁制砸得粉碎无存。

  宋暖‘玉’打出入阵决印,将苏阳引入山‘门’时,亦是瞧见苏阳略显疑‘惑’的神情,以其七巧玲珑之心,只是顷刻间,就已想明白了原委,不由轻叹一声,悠悠道:“这山‘门’禁制乃是多年前由我娘亲布下的,其实她那时已是四品阵法师了,只要有足够多的资源,以娘亲的智慧手段,至多耗费些时间,甚至可以布下一座接近五品的禁制大阵,足以抵御半步元婴期修士的强行闯入..”

  苏阳怜惜的拉过宋暖‘玉’的小手,接着道:“我明白了,此间修真资源贫瘠,你们宗‘门’拿不出足够布置高品级禁制大阵的资源。”

  说到此,苏阳顿了顿,目光中透着温柔,凝视着宋暖‘玉’道:“不过很快这些都会成为过去的,相信我,有我这个客卿长老在,有你这位掌教在,灵符宗必将重回巅峰。”

  宋暖‘玉’没有立刻回应,而是重重‘吻’了上来,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油然而生,好像只要有苏阳在她身边,这个世上将再也没有难题似的。

  就在他们二人忘我拥‘吻’的当口儿,一个不合时宜的稚嫩童声在旁响了起来。

  “你们是什么人,为何闯入我灵符宗驻地?”

  苏阳与宋暖‘玉’朝前看去,不远处的石阶上站着一名眉清目秀的童子,一袭青衣道袍,不过七八岁的模样,正瞪着一对黑亮的大眼珠子,警惕的看着他们。

  宋暖‘玉’饶有兴趣道:“小孩,你应该是近些年才入宗的吧,不知道我是谁也正常,引你入宗的是谁?”

  兴许是宋暖‘玉’那绝美容颜与温和的语气起到了一定作用,这童子的警惕之意稍降,歪着脑袋沉‘吟’半晌才道:“我师父是青木道长,去年从陈家集被师父领回来的。”

  “青木师叔居然也收徒弟了,啧啧,真是稀奇!”

  宋暖‘玉’闻言先是一愣,旋而释出神识在那童子身上转了一圈,发现童子年纪虽幼,居然已有炼气后期巅峰境之修为,以其如此年纪有此修为,即便放眼三大宗内也是不多见的。

  宋暖‘玉’不由开心笑道:“真是个难得的好苗子,难怪连青木师叔这么个终年累月沉‘迷’于符篆之道的符痴都都不嫌给自己添麻烦,收了你做弟子reads;。”

  “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你认识我师父?”

  童子见宋暖‘玉’对自家师父的描述准确无误,当即彻底放下了警戒心,‘露’出两个漂亮的酒窝,以其稚嫩可爱的童音道:“我在家中排行老八,父亲给我取的名字就叫陈八,后来师父带我来到了这里,给我取了个新名字,叫陈万符。”

  “陈万符,这个名字不错。”

  宋暖‘玉’显然对这个天赋绝佳的小童十分喜爱,随手从储物戒中‘摸’出一件筑基期可用的飞剑法宝道:“这个就算是给你的见面礼了,一定要勤加修炼哦。”

  陈万符被青木道长领回灵符宗不过一年多,以灵符宗如今穷困潦倒的境况,纵然他有着极其惊人的修炼天赋,也从来没得到过什么法宝赐下,青木能够不断供给他修炼所用的道丹与灵石就已很不容易了,何谈有旁的东西给他。

  这虽然不是陈万符头一回见到飞剑法宝,但绝对是第一次有人送给他如此珍贵的宝物。

  没错,于他而言,甚至对灵符宗内绝大多数的筑基期修士而言,这柄飞剑法宝就是他们眼中的至宝。

  接过宋暖‘玉’递来的飞剑,陈万符一张小脸兴奋的通红,偷眼瞄着苏阳与宋暖‘玉’,喃喃道:“漂亮姐姐,这个真的是给我的吗?”

  陈万符曾经见过自己师父祭用过飞剑,那种御剑的场面让他羡慕不已,即便到了此刻,他都无法相信自己就这么轻而易举得获了飞剑。

  许是瞧出了些什么,宋暖‘玉’不觉心中微酸,竭力展现出笑容,柔声道:“这十年是我这个掌教不负责任,弃宗而走,现在我回来了,与我夫君一同回来了,灵符宗会越来越好的。”

  陈万符显然年纪尚幼,听不明白宋暖‘玉’所言,但苏阳却是心中有感,目光聚焦在陈万符身上,嘴角泛起一抹浅笑,走前两步,来到了陈万符身侧。

  “万符,此飞剑法宝需要筑基期修为方可驾驭,你还没有这份本事吧。”

  陈万符认真的点头道:“师父说了,如果有足够修炼的资源,其实我在半年前,就应能进阶筑基初期了,就算资源不足,师父也说了,最多两年,我一定可以步入筑基初期的reads;。”

  苏阳笑道:“我有办法让你立刻就能驾驭这把飞剑,并且不会对你将来的修行有丝毫影响,你可愿意一试?”

  陈万符眨巴着灵光四溢的大眼睛,紧紧捏着手中三寸长短的飞剑法宝,用力点头道:“愿意。”

  “好!”

  苏阳轻道一声,也不多话,一手搭上了陈万符的脉‘门’,苍穹真元力源源不绝的涌入其百脉之中。

  同一时间,苏阳另一手取出颗“飞黄丹”送入后者口中,嘱其炼化‘药’力。

  早在半步金丹境时,苏阳就曾多次凭借苍穹真元力的玄妙助他人突破瓶颈,筑基功成,如今他已凝结拔山雷云金丹,一身修为不知较过去强大了多少倍,更身怀诸多过去不曾有的神妙道丹,要助他人自炼气后期巅峰境突破至筑基初期,简直不费吹灰之力。

  如此手段,其实金丹期及以上修为的修士都可做到,但却因有拔苗助长的可能,导致“受益者”在将来的修真之途中进步缓慢,是以,除非被施为者是存了毕生再无寸进的念头,轻易都不会愿意接受这种助力的。

  但苏阳因为身怀苍穹真元力的关系,一旦配合道丹助他人突破瓶颈,其效果与其自身修炼突破完全无差,甚至受益更大。

  譬如此刻的陈万符,只觉四肢百骸充盈着前所未有的力量,一道道纯粹无暇的灵气不断洗涤冲刷着自身百脉。

  及到后来,苏阳甚至渡入一道蕴有拔山雷霆金丹气息的本源之力,为其奠定丹基之根本。

  一名八岁小童,紫府丹田筑成蕴有雷霆之力的丹基,这要是传出去,那绝对是让三大宗都要抢着收入宗‘门’的修炼天才了,假以时日,指不定就有机会成为同阶无敌的妖孽级天才。

  宋暖‘玉’一开始虽有心阻止,但她旋而想到苏阳不可能不知若经由外力相助突破,会导致被施为者毕生再难寸进的事情。

  “自家夫君一定暗藏着什么玄妙,才起了成全这小童的心思,又怎可能害他毕生修为止于此境reads;。”

  随着陈万符筑成丹基的那一刻,其身周自然而然的流转出一丝丝雷霆气息,虽远远无法与拥有拔山雷霆金丹的苏阳相较,但也是极其惊人的一种异象了。

  眼见此景,宋暖‘玉’不禁目‘露’惊喜之‘色’,蕴有雷霆气息的丹基,那可是万里无一的异种丹基,放眼如今南玄州内的筑基期妖孽级天才,哪个不是异种丹基,甚至可以不嫌武断的说一句,荣膺妖孽级天才称号者,几乎全都有着与众不同之处,异种丹基就是其一。

  “苏阳,他这是..”

  宋暖‘玉’见苏阳收手掠回自己身边,陈万符则是就地跌坐于地巩固丹基,不禁欣喜问道。

  “放心,但凡经我之手踏足筑基期的,不会对他将来的修炼道路有任何影响。”

  对于苍穹真元力在这方面的独一无二,苏阳有着绝对的自信。

  “那他身上的雷霆气息呢?”

  “且算是我这个客卿长老送给他的见面礼吧,赠了他一道拔山雷云金丹的本源之力。”

  苏阳轻描淡写的说罢,拥着宋暖‘玉’,淡淡笑道:“这小娃娃资质不俗,看来我们灵符宗很快就能涌现出一个拥有妖孽级天才称号的弟子了。”

  宋暖‘玉’半信半疑道:“妖孽级天才的称号可不是那么好得的,虽然仗你强助,令他筑得异种丹基,那也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呢。”

  “这有何难,大把资源丢下去,我就不相信这小娃娃成不了。”

  苏阳得了黑魂老祖的储物戒,虽然还没有仔细清点过,但只是粗略一窥,已然震惊不已,元婴大修的家底之丰厚,简直令人骇然。

  即便以苏阳一直以来的相对富有,也不得不承认,与黑魂老祖的家底相较,自己根本就是个连衣服都穿不起的穷光蛋。

  请记住我们的地址

  看完记得:方便下次看,或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