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趣看小说吧,趣看小说吧每天最快更新!请记住趣看小说吧网址(qkxs8.com)
趣看小说网 > 武侠仙侠 > 苍穹九变 > 苍穹九变 1991 斩于刀下
  ? 天河倒转,斗转星移!

  转瞬间已是亿万里之遥,横渡数个世界,横跨数个空间,使那原本应该非常非常遥远的玉虚界,已经是历历在目,近在眼前。

  “玉虚一脉……,哎~!”苏阳轻声呢喃着,看着那座曾经让他震撼的护界大阵,看着这曾经应该是非常热闹的繁荣场景,如今却变了味道。

  而遥想当初,玉虚一脉的大法王:万法之始杨天佑,也曾给予苏阳不少帮助,始终于他以礼相待,却不想今日却要兵戎相见,或多或少让他觉得可惜。

  对此,即便是苏阳也一时间陷入某种缅怀,他有些不忍心亲摧毁这里。

  伙伴们仿佛能够感觉到苏阳心的感伤,默默的站在他身边,一句话都没有多说,只是在沉默,诉说着他们心的怒火和杀意。

  呼~!

  就在这时候,一道遁光突然冲天而起,已是圣人八重天境界的万法之始杨天佑,面色严肃的出现在苏阳前方不远处,遥遥相对,相互之间皆是一脸的沉默。

  “后生可畏!”良久后,万法之始杨天佑不得不感慨一句,当年他纵横千世界,被赞誉被千世界第一人的时候,苏阳于他面前只是一个后生晚辈,只要愿意便可翻掌灭之。

  可是苏阳的成长就像是坐火箭一般,当第二次、第次见面的时候,就已经与他相差无几,之后就是干脆直接超越,达到一个他也只能仰望的高度。

  甚至,那时候他还停留在圣人重天的境界,亦是得了苏阳的指点,方才达到如今这个圣人八重天的境界。

  这又如何?

  当万法之始杨天佑还在沾沾自喜这圣人八重天的境界时,世间传来了苏阳大胜圣人九重天的消息,又传来了苏阳炼制十二品大道丹的事情,还传来了苏阳一刀斩杀半步极道的事迹等等。

  不可否认,差距已是越来越大,让原本只是仰望的山峰,变成遥不可及的天穹。

  甚至,此刻站在苏阳面前,万法之始杨天佑控制不住的产生了一种,好似在面对这捉摸不透的天道一般,除了感慨,他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  故,那一句“后生可畏”,几乎是一言道尽了万法之始杨天佑,在再次面对苏阳时,所有感受到的心路历程。

  对此,苏阳只回一句:“你不是大法王。”

  万法之始杨天佑突然身躯一震,脸上情不自禁的流露出几分哀色,因为他已经明白了苏阳想要表达出来的意思。

  万法之始杨天佑,一个曾经名震千世界的名字,一位曾经的千世界第一人,那时候是何等的意气风发,哪怕是被苏阳超越了,也不曾有过任何的妥协和放弃,站得直,坐得稳,无惧任何一项挑战。

  可是现在的他,好像一夕之间苍老了很多,眼角出现了皱纹,两鬓斑白,发泽干枯,这根本就不像是一位圣人八重天应有的模样。

  故,仅从表面上看起来,万法之始杨天佑现在就已经不复往昔的风采,更像是一位迟暮之年的老人,内心深处充满了缅怀和煎熬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,苏阳会道上一句“你不是大法王”,因为变化实在太大。

  对此,万法之始杨天佑沉默良久,最终千言万语化成了一句话:“都是造化弄人啊~!”

  苏阳微微摇摇头,也许是觉得惋惜,也许是觉得可惜,但是现在他们却不得不兵戎相见,因为这所谓的新天庭,已经触怒了他的底线。

  可是还未当苏阳说些什么,就见一位意气风发的年轻人,突然驾着遁光出现,老远的就一副熟稔的口气,笑眯眯的说道:“苏兄,好久不见,别来无恙。”

  苏阳一眼望去,眯着眼流露出几分邪逸的笑容,诡异问道:“我当时谁呢,原来是小灵童玄虚子啊!不,应该说是太初道尊的邪念才对吧?”

  玄虚子眼底深处立刻闪过一丝隐晦的阴冷,但表面上还是一副阳光灿烂的模样,开口笑道:“苏兄到底在说些什么,小道士我怎么听不懂?”

  苏阳冷笑一声,一点都不给玄虚子面子,斥道:“我可不记的,你有什么资格跟我称兄道弟。更何况,区区一道邪念,以为霸占了他人的肉身,就真以为自己是人吗?”

  玄虚子脸色微微一变,再也难以保持先前那虚伪的笑容,撕去伪装,一脸戾气。

  另一边,万法之始杨天佑好似明白了什么,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难怪,我就说堂堂五太传承,怎么出现这么一个欺师灭祖,阿谀奉承之辈,原来是被邪念侵染了心灵,沦丧魔道。”

  “魔道?”玄虚子一脸阴沉的看着万法之始杨天佑,狰狞说道:“如果我是魔道,你们又算什么?还不是同样为一条狗,老老实实为新天庭服务?”

  万法之始杨天佑陷入沉默之,冷冷的看着玄虚子,竟然无言以对。

  而玄虚子却一点都不怵万法之始杨天佑,冷冷回望一眼之后,就一脸傲意的看向苏阳一方,尤其是剑万里和聂凌波,更是毫不留情的说道:“他们也是剑灵一脉的人,现在变成了苏阳的狗和女人,你怎么不说他们欺师灭祖?”

  万法之始杨天佑又是一阵沉默,不只是无言以对,还有不屑理会玄虚子。

  到是剑万里听罢,顿时肝火大盛,一脸怒容,当场就要反驳一些什么,却被聂凌波一抬给按住,微微摇头,示意不要和玄虚子一般见识。

  苏阳则是一声冷笑,突然问道:“剑尊、灵尊、法尊怎么不敢出来?就这么放你一条听话的狗出来咬人?哦,我忘了,会叫的狗不咬人,你那么欢快的吠来吠去,也没什么可怕的。”

  玄虚子脸色一变,顿时又是勃然大怒,冲着苏阳吼道:“苏阳,你等着,咱们的仇,早晚要算个清楚。”

  苏阳冷冷邪逸一笑,便道:“当年,我确实实力不足,未能宰了你这么个妖孽。那么,你说我现在杀你,是不是易如反掌呢?”

  话音落下,苏阳突然出,只见虚空之上,好似闪过什么。

  快!

  太快了!

  谁都没有看清楚苏阳做了什么,只是勉强觉察到苏阳做过什么,待觉察的时候,玄虚子已经没有了什么声息,缓缓的无力倒下。

  哗!

  眨眼间,玄虚子一分为二,无论是身体,亦或者说是灵魂,都已经形神俱灭。

  就是这么轻松!

  就是这么嚣张!

  于敌人家门口,弹指间杀一人,整个过程就如同吃饭喝凉水一般自然,而刚刚还在叫嚣的玄虚子,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句冰冷的尸体。

  而当玄虚子死后,万法之始杨天佑才长叹一声,说道:“多谢了!”

  苏阳微微邪逸一笑,回道:“不客气。”

  万法之始杨天佑继续说道:“此子为了讨好新天庭,亲杀了自己的师父,献上整个元符一脉,可谓是恶到了极致。”

  苏阳也是一声感慨,回道:“此事怪我,当年我实力不足,放出这邪念,才导致这场惨祸的发生。”

  万法之始杨天佑又说道:“这是一场因果,你已经替元符一脉惩戒了魁首。”

  苏阳开口说道:“但事情还未结束,不是吗?”

  万法之始杨天佑又是一阵沉默,开口说道:“苏阳,元符、剑灵、玉虚脉,同为五太传承,但是却走上了不同的路。对此,我无怨无悔。故,今天你若是想要踏入此地,挑起战争,为了守护家园,我不会退缩。”

  苏阳回道:“若是为了守护家园,你更应该去苍穹城看看,看看那里现在是什么样子。”

  万法之始杨天佑问道:“真的不能退?”

  苏阳说道:“不是我不退,而是这所谓的新天庭,让我怎么退?”

  万法之始杨天佑哑口无言,因为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年的千世界第一人,因为现在的玉虚一脉已经不是当年的玉虚一脉,自从剑尊、灵尊、法尊来了以后,就一切都变了。

  对此,苏阳无比怜悯的看着万法之始杨天佑,开口说道:“念在当年的恩情,我给你一个选择的余地,带着玉虚一脉、剑灵一脉、元符一脉,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待一切事了,我还你一个清净的玉虚界。”

  万法之始杨天佑感慨道:“退不了!”

  苏阳无情的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多说无用,你再执意阻我,就别怪苏某无情,因为我必须给苍穹城许多枉死的修士,及被毁去的家园,讨一个公道。”

  说完,苏阳缓缓拔出了黑色的杀之刃,及白色的生之刀,抬冷冷指向万法之始杨天佑,断喝道:“一句话,退,还是不退!”

  万法之始杨天佑气势一放,高傲的说道:“不退!”

  斩!

  苏阳再也没有多说一句废话,黑色锋刃一闪而过,万法之始杨天佑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,头颅已经高高飞入半空之。

  万法之始杨天佑,卒!

  堂堂一代大法王,昔日的千世界第一人,就此命丧在苏阳的刀下,整个过程连一丁点反抗的会都做不到。

  可是却又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那颗抛飞起来的头颅,似乎能够从他的脸上,看到几分莫名其妙的解脱,使人心情更加沉重,不胜唏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