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趣看小说吧,趣看小说吧每天最快更新!请记住趣看小说吧网址(qkxs8.com)
趣看小说网 > 武侠仙侠 > 苍穹九变 > 苍穹九变 1740 瓦解
  来吧,来吧,老子我先声占一个大义,现在天下人都向着我,看你苏阳还怎么办?

  三眼族族长心里面更加得意,好似已经打了一场大胜仗,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得意和万众瞩目过,仿佛已经看到自己未来威名满天下的样子。

  不过这三眼族族长还真是一个妙人,即便是如此得意却依然还是很能够把持住,没有把自己的得意给表现出来,仍然一脸悲愤的注视着苏阳,看起来好像很大义凛然。

  不管怎么说,三眼族族长这份急智,还真是给苏阳制造了巨大的麻烦。

  难道,今次苏阳真的就要在这三眼族族长的狡诈下吃亏,丢人丢到姥姥家,只能灰溜溜的退兵吗?

  当然不会!

  苏阳的道心无论在什么时候,都不会向这点小诡计低头的。

  只见在无数的谩骂声中,苏阳依然保持着邪逸的微笑,平静的等待所有声讨,微微消弱一些之后,才笑着开口说道:“有意思,你也是一个很有口才的家伙,竟然凭着一条三寸不烂之舌,在苏某面前颠倒黑白。”

  三眼族族长十分硬气的说道:“究竟是谁颠倒黑白?是非曲直?苏阳,枉你还是一位圣人,做错的事情难道还不敢承认吗?”

  苏阳微微怜悯的摇了摇头,不屑的看着三眼族族长,问道:“先,有一件事情,你好似搞错了。”

  三眼族族长微微一愣,有些不明白苏阳想说什么。

  倒是四周的修士听到苏阳开口辩解,本着就是来看热闹的心思,且留心看看苏阳准备说一些什么。

  而苏阳没有让所有人等待太久,从容不迫的说道:“三族联盟宗旨是为了修真文明的展,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,而大小势力在三族联盟的努力下,近些年来得到的实惠,自然也是不需要多说。可是你们却曲解了三族联盟的本意。”

  说着,苏阳看着四周的每一个人,问道:“三族联盟的建立,是一个平台,一个给予大家更好解决问题、矛盾、争端的平台,可不是你们所有人的保姆。故,在三族联盟建立之初,就有这么一条规定,保持各族、各势力的独立性,不干涉,不参与。难道你们希望三族联盟骑在你们头上拉屎拉尿吗?若是如此的话,那么还加入三族联盟做什么,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不就完了?”

  四周的修士听完,立刻就仔细深思一下,忍不住频频点头,理就是这么个理。

  是的,每个势力加入三族联盟,就是为了拥有一个更好解决矛盾的平台,同时还能够保持自己的独立性,并不是把三族联盟当成保姆,也不是把三族联盟当成大爷伺候。

  而实际上这么多年来,三族联盟从来没有干涉过任何一个势力想做的事情,更多的还是为了维护各势力的独立稳定,避免受到其他势力的欺压。

  这也是大家为什么加入三族联盟的主要原因。

  故,虽然嘴上没有多说,但是大家都已经认可了苏阳的话,三族联盟也只有这样才会被所有人所接纳和认可。

  可是大家认可了,三眼族族长就慌神了。

  若是不能站在大义之上,那么他们今天的所作所为就是一个笑话,非但无法达成目的,并且还可能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价。

  因此三眼族族长一点都不敢怠慢,凭借自己的急智,咬牙赶紧说道:“好,既然你说三族联盟为了各势力的和平稳定,那么你今天的所作所为该如何解释?你是正在把我们这些小势力往火坑里推,到时候惹得那邪灵怒,你们这些大势力还能够垂死挣扎,而我们这些小势力必然当其冲,必死无疑!”

  邪灵之名一现,四周围观的修士就立刻心头一惊,一种难言的恐惧在心中滋生。

  苏阳则依然还是十分的平静,忽然问道:“你知道你的修为为什么只是半步圣人,却无法真正的证道成圣吗?”

  三眼族族长怒道:“我知道修为不如你,你不必拿此事来嘲笑我!也不要觉得自己天赋好就有什么了不起的,难道我修为弱就必须听你的吗?”

  苏阳邪逸一笑,忽然挥手说道:“小天,让这家伙看看,他曾经做了什么!”

  小天脑立刻笑着应了一声,直接使用苍穹要塞上面的功能,投影出一个巨型光幕,上面正是播放当日三眼族族长欺辱苍穹集团职业经理的一幕。

 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,都流露出几分厌恶的神色,看向三眼族族长的脸色,突然多了几分别的变化。

  而三眼族族长则是脸色大变,一时间神色阴沉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  苏阳则继续说道:“自己做过的事情不承认是吗?那好,我们继续就事论事。请问我刚刚拿修为这方面的事情侮辱你吗?并凭借我证道圣人的修为压制过你吗?很显然,都没有,我只是在跟你说一声,一位真正的修士该是什么样子。”

  苏阳说完,看向四周的所有人,声音洪亮的说道:“你们都听清楚了,我这句话不只是对这个人适用,而对你们所有人都适用,所以能否从中领悟到什么,就看你们自己能不能明悟我话中的意思。”

  这是什么?难道苏阳要讲道?

  一念至此,许多修士都兴奋了,毕竟苏阳是圣人五重天的强者,他所讲之道乃自己对天道的感悟,哪怕只是一点微末的道理,都会让许多人受用无穷啊。

  于是乎,许多人都露出了聆听状,就连三眼族族长自己都不争气的复杂的自觉聆听。

  苏阳则表情一肃,声如洪钟,醒喝道:“吾辈修士,修行天道,乃夺天地之造化,是为逆天而行。何为逆?逆是一种心态,乃无惧天地不仁之大无畏,当不敬这天地,方才能够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。故而,若是不能保持这逆之心,吾辈修行只是避天,而避天者,注定看不到这天道何在。因此我且问你们,身为修士,若心生畏惧,还能前进吗?”

  说完,苏阳一指三眼族族长,再喝道:“且看清此人,他畏惧邪灵如虎,不敢战斗,反而在这里聚众闹事,此事真的就对吗?我再问一句,若是心生畏惧,这来自邪灵的威胁,就能够真的可以不存在吗?不,当然不会,邪灵已在,无论我们做什么,他都是悬在头上的一把刀子,想要什么时候杀我们,就可以什么时候杀我们。难道,如此我们就该畏惧,任由这邪灵想要杀我们的时候,就可以杀吗?”

  连胜质问,说的许多人羞愧难当,无法反驳。

  苏阳则又是一声轻哼,继续喝道:“苏某不愿做任人宰割之猪狗,哪怕就算是死,也要轰轰烈烈的战死。”

  三眼族族长复杂的说道:“你修为通天,圣人五重,死的肯定先是我们。”

  苏阳冷笑道:“先死、后死,有区别吗?看看我身后的苍穹军,他们修为不如你的大有人在,可是他们现在畏惧吗?没有,他们愿意随我出征,轰轰烈烈的****娘一仗,让邪灵那****的看清楚,我们就算是死,也要从他身上狠狠咬下一块肉。而若是我们的死,能够换来当今修真文明的懦弱消失,每位修士都苏醒过来愿意为家园而战,那么就是值得的。而尔等却如此无知的妄图阻止我们的大义,并且还在这里蛊惑人心,你说我该饶你吗?若是饶你,若何对得起如此多信任苏某,愿意为当今修真文明一战的无数苍穹将士?说,对吗!”

  苏阳最后一喝,犹如神雷,炸的天空都嗡嗡作响,所有人都心头血一热,再次看向三眼族族长的眼神,已经完全变了。

  三眼族族长则脸色一白,连退三步,看向苏阳的眼神充满畏惧,犹如见到魔神。

  苏阳则冷笑一声,不屑的继续说道:“最后,我必须声明一句,此次军事行动,乃苍穹集团自己所下的决心,不关三族联盟任何关系,所以按照三族联盟的规定,各势力有权保持自己的独立性,所以谁还阻止在我苍穹军之前,谁再继续扰乱我苍穹军心,视为苍穹集团的敌人,为我苍穹军所不能容忍,必杀之!”

  杀!

  就在苏阳一声断喝落下,亿万杀喊声从苍穹要塞之中出,几乎在眨眼间,便见苍穹要塞从飞行模式转换成攻击模式,无数炮口对向两仪门港口处的小势力代表们,那黑漆漆的杀意,让所有人都心头一寒。

  一时间,小势力代表们心头狂震,肝胆欲裂,全都吓的腿都软了。

  而更糟糕的是,人心于此刻已经扭转。

  “滚开,别在这里挡道了,你们这群混蛋,简直就是给吾辈修士丢脸抹黑,我们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力挺苍穹集团!”

  “算我一个,虽然我只是小小的元婴,但是我也有为家园抛头颅洒热血的准备。”

  “死不可怕,可怕的是委屈和窝囊的死,所以要为家园而战,跟邪灵血战到底,绝不会再退半步。”

  越来越多的声讨此起彼伏,只是这一次全部都换了一个对象,没有任何人再针对苏阳,反而越来越多的声讨,都集中在小势力代表们的身上。

  而就在声讨达到极致的时候,苏阳忽然伸手,制止了所有人,平静的说道:“我还是那句话,此事与三族联盟无关,乃苍穹集团自己的军事行动。同时,本着遵守三族联盟的稳定和维护,此次行动已经在三族联盟完成备案,也是通过讨论获得半票以上的通过。故,此次行动光明正大,阻挡之人我苍穹军有权力剿灭。不过,我不想看着苍穹军的刀锋,砍在自己人的身上,所以你们的行为,自然会有人前来制止,并且会通过三族联盟的仲裁委,做出最公正的判决。”

  就在苏阳的声音刚刚落下,刑气势如虹的率领一群黑甲军出现,目光凛然的一扫在两仪门前港口静坐的小势力们,喝道:“聚众闹事,擅自围堵两仪门正常通行,严重违反三族城的治安稳定,吾以三族城警署执掌者的名义,现在对你们进行抓捕,所有人都跟我去三族城警署进行解释,若是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,就在大牢里坐一辈子吧。”

  刑的出现,等同于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小势力的静坐示威,于此刻彻底瓦解。